罗兰的食指

洁癖如要关注请务必手动『不看ta的推荐』
其实是音乐博主

【ow/pharmercy】《The Little Girl》 小妞儿

The Little Girl 小妞儿

分类:PG-13

配对:Phareeha(13) x Angela(18)

 

 

 

 

 

从小姑娘进来开始,Angela就一直注视着她,起初只是像大厅中的其他人一样带着新奇,看她迈着庄重的步子像个小大人似的和别人握手问好;但没过一会儿,Angela就发现自己的目光根本无法离开这个小她五岁的小姑娘。

 

看她。此刻,她正在Ana的引导下,拘谨而自信地伸出一只幼嫩的小手,向着温斯顿,对方则露出一贯的憨厚微笑回握住她。她开口了,距离有些远所以听得模糊不清,但温斯顿咧开嘴开怀大笑,Angela能想到她一定说了一句俏皮机警又不失礼貌的话。

 

小姑娘才多少岁呢?Angela今年刚成年,而她看起来最多及笄之岁。她表现出的成熟的风度绝对超过了她年龄的深度,却一点也不做作,一点也不惹人厌,因为她踏实、真诚,就像她母亲。Angela这样想,微微笑着,看见在大厅暖和的灯光下Ana领着小姑娘向自己走来。

 

 

 

 

空气里弥漫着火鸡烤肉和玉米饼的香气。大厅中的气氛是饱足和团聚的安逸闲适,雪白的墙上挂着用红绿锡纸包着的拐杖、雪片和铃铛之类的小礼物,一棵圣诞树立在院中,无数流光溢彩的灯点缀其上,随着轻柔环绕在基地的《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》的小提琴声渐渐变换,如同星光海浪。

 

这一年的圣诞节夜晚可谓是个难得的团聚。守望先锋的特工们从世界各地赶回总部,享受短暂而无限美好的时光。

 

Ana Amari并不孤僻,相反她热情友善。但她是这么忙碌,甚至很少回到自己在埃及的家。这一年她终于得空,于是她还带上了自己十三岁的女儿,Fareeha Amari。

 

小Fareeha有一头柔顺利落的黑短发,像一匹黑缎般色泽深沉,金片和玉髓拼接成的传统发饰闪亮似日光。她黝黑美丽的皮肤与她母亲如出一辙,和她深褐色的眼睛一样,有着带阳光热度的活泼热情。不过她本人却生性聪慧少语,在她尚年幼的身上,可以窥见未来坚毅和忠诚的性格——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她身体里奔流如尼罗河般的埃及血液。

 

今晚,她穿了一件海蓝色连衣裙,胸前别着一朵小小的白雏菊,让她线条柔软的脸更显天真纯洁。此刻,她松开了握着母亲的手,眨了眨眼,仰头望着面前的金发女人,虽然年轻但却善于思考的脑袋里回想着对方的身份,最终凭着那双迷人的蓝色眸子和便服外套着的医服认出了她的身份。

 

“很高兴见到您,齐格勒博士。母亲常对我提起您,说您是她非常要好的朋友。”

 

Angela紧紧地握住她的手。那只手比她的小很多,骨节还不分明,柔软幼嫩,有可爱的肉感。

 

“谢谢你,Fareeha,你真是个美丽的小姑娘。”

 

小Fareeha被Angela的视线弄得有些不好意思,她羞涩地抽回手,别过脸,假装出神地望着外面那高大苍翠的圣诞树。过了一小会儿,她轻呼出声。“看哪,竟然下雪了!”

 

Angela循声望去,光洁的落地窗外,灯光和着乐曲的副歌骤然发亮。有细小的雪花落下,接着变作片片花朵般大小的雪片,轻盈如精灵般自夜空中飞舞而下。

 

 

 

从窗户里望出去,外面已经漆黑寂静一片。雪停了,尽管时间很短,但还是在地上堆了约莫到人小腿厚的一层。月光淌在平整的雪面上犹如银镜。

 

Angela打了个哈欠,将未研究完的资料放进抽屉。无意间,她瞥向窗外的院子里时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。她不禁用手指触碰上那微微发寒的窗玻璃,看见自己浅浅的倒影,和Fareeha蹲下身捧起的一捧洁白发亮的雪。

 

她困倦的神经清醒了过来,带着好奇,她披上大衣,又拿起另一件便匆匆出了卧室的门。

 

 

小姑娘起身看见立着的Angela时吓了一跳,雪从她指尖簌簌落下,落在她那双不甚暖和的靴子的鞋尖。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别人,是的,她专挑了深夜,从熟睡的母亲那儿趿上鞋子,踩在柔软的羊毛毯上仍然踮起了脚,小心翼翼地怀着隐秘的激动心情兜兜转转,终于来到了院子里。是的。她很成熟,已经褪去了大部分的幼稚,但还是难逃今夜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。在圣诞夜的一场恰如其分、完美瑰丽的雪。为此,她做出了不太符合自己在大厅中的表现的行为。她祈祷母亲不要醒来,否则她会责怪她的——她爱着女儿,绝不是溺爱。一想到可能会被母亲发现,她因为兴奋而生出的红晕在惊惧和寒冷之下完全消失了。

 

“请你,请一定不要告诉我的母亲,齐格勒博士,如果她知道了,她会教训我的。”小姑娘双手紧握在身前,紧张得结结巴巴,全然没有先前辞令如流的样子。

 

对方捂着嘴吃吃地笑起来。在Fareeha困惑又有些恼怒的注视下,Angela强忍住了笑。

 

“请见谅。我是说,我不会告诉Amari的。我来这里,只是想看看你冷不冷。”

 

Angela走近Fareeha,拖鞋踩在雪里发出轻快的吱呀声。那小姑娘愣愣地站在原地,直直地望着Angela俯下身,为她披上长长的厚绒毛外套。她觉得对方那双湛蓝的眼睛在雪光的映衬下像星星一样发亮,又像月亮周围的云朵一般蒙着银色的浅雾。哦,那是自己呼出来的寒气——对方带着心疼的表情为她扣紧了领口,形状美好的唇翕动着,像在低声诉说呢喃……

 

突然,她听到头顶树冠上传来一阵轻响,没来得及反应,两个人被雪浇了个遍。“咳咳、咳咳!”Fareeha和Angela同时毫无章法地掸着一身的雪,凉意窜进指尖,但当她们互相握着对方的手时,暖流从肌肤相触的地方源源不断地传入身体,直达心底。她们望着对方发间、衣上和鼻尖的雪水,一齐大笑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Angela用一只胳膊撞开餐厅的玻璃门,步履匆匆。她迅速地脱下外套,将一头有些凌乱却仍很漂亮的金发撩起,马尾垂在光洁的脖颈。

 

“抱歉Fareeha,我来晚了,你等了多久?”

 

高大的埃及女人站起身为她拉开椅子,微笑着摇摇头,“没有很久,”她侧过头向经过的服务员说可以上菜了,接着坐回原位。餐厅里精心布置了圣诞节的装饰,角落里一棵小小的圣诞树矗立在棉花做成的雪堆里。又是一个圣诞节了,Fareeha的思绪拉远到多年前,朦胧地想到一片月光雪光掺杂的洁白。直到Angela叫了她一声。

 

“这张照片……什么时候……?”Angela惊奇地叫了一声,手指着Fareeha放在一旁屏幕亮着的手机。

 

Fareeha像孩子般顽皮得意地笑出声来,她怀着这个小秘密有些年头了,一种历经过岁月的温情涌上她心头,滔滔不绝。“你还记得我第一次来守望先锋总部的那个圣诞夜吗?我偷偷跑出来玩雪,你看见了我,还给我披上大衣……结果,谁知道呢,居然被我母亲看见了。她居然没有出来把我拉回去,反而给我俩拍了这张照片……”

 

听着Fareeha的讲述,Angela仔细端详那张十多年前的照片,一片柔和的夜色里,她们俩站在银色的柔软雪毯上,自己正给那小姑娘披上自己的大衣。

 

她忽然感到眼角一阵温热,不禁伸手抓住对方放在桌上、属于军人的给人安全感的手,那只手现在变得比她的大了,也更温暖、更有力量。的确有些东西改变了,比如这个世界,比如守望先锋,比如Ana,比如那棵圣诞树、那片曾经铺满宁静的雪的土地。这么多年来她们一直努力着,努力却无法改变什么。但是就在此刻,就在这个有着喧闹嬉笑声的小小餐厅,耳边回荡着《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》的音乐,就在这里握着对方的手。她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温暖,就像冬夜里坐在壁炉前的躺椅上沉沉睡去一般安心。

End.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61 )

© 罗兰的食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