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兰的食指

洁癖如要关注请务必手动『不看ta的推荐』
其实是音乐博主

【夜访吸血鬼/莱路】California Hotel

配对:Lestat x Louis

分类:NC-17

类型:M/M

注意:这篇AU的设定里路易一开始是法国人。


    那是一个上世纪的夏天。风燥热无比,热浪穿过挡风玻璃刮过我的脸颊和飘拂的头发。我戴着墨镜,然而阳光依然像铁水般浇在我眼皮之上。公路面上黄土飞扬,绕过四周矗立的赤红色山丘,没有尽头似的延伸向湛蓝的地平线。

    油门被我踩至八十迈,汽车载着我一路飞驰在人烟稀少的66号公路,沥青几欲融化,路两旁只有干枯的蓖麻等杂草和生锈的消防栓。七天来我没日没夜地自东海岸一路向西行驶,连绵的楼房逐渐变换成坑洼不平的土丘。东部已被我抛在身后,我的理智就要被风一起吹离我的大脑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我也无法讲清楚为什么我会背井离乡,去往一片全然陌生的崭新大陆;我是一个法国人,但我的内心有全然不属于法国或者说整个欧洲大陆的东西,这种危险的念头伴随着我二十余年,直到我的庄园遭遇了一场意外的注定的大火。一切过去与回忆都被烧毁了,总算;我孤身一人,却毫无悲痛之意,并且冷静得如同一切都在计划表上一般,将我的全部财产卖出换为存折,然后漂洋过海,来到美国。在哪个时间点我曾埋下了对西部的梦幻般热烈的爱,已经不重要了;或许是某年我看到了一张我不屑的某个现代派画家的风景画,或许是一本异国的地理杂志,或许只是某个臆想中的、原型是一部牛仔电影的梦境。

    ……一切都不重要。粗糙沙砾刮在我的手背上带来现实的疼痛感,在第数不清个数的黄昏景色中,我缓缓停下了车,呼吸到一口冷酷干燥、充斥着奇异而令人作呕的香味的空气。天空的色彩从头顶的苹果绿变幻向西边的血管般的淡紫;沙漠公路在一片扭曲的热气中油彩般模糊。道路两旁只有荨麻、黄松和嶙峋的怪石,大约300码的地方有一座废弃的汽车旅馆。接着,是在我的左边,矗立着折断了杆的路牌。

    我像个吸了大/麻的产生幻觉的人般歪着头,血液、最后的阳光,一起涌进了我的大脑。铁皮上用早已褪了色的红漆刷着:TodosSantos。在蜘蛛网状的朦胧烟雾中,我仿佛看到远方微弱如同风雨中的灯塔般的灯光。

    把最后的力气用来克制膨胀的激动和踩下油门,我向着那里驶去。

正文←链接

 

End.

 

中间女人把手指放进路易口袋的意思...就是在报自己的价钱x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20 )

© 罗兰的食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