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兰的食指

洁癖如要关注请务必手动『不看ta的推荐』
其实是音乐博主

【陆花】毛病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从来是个好脾气的人,他的好脾气源自对生活的热爱;看不见的人通常是悲观的,但花满楼却比大部分心明眼亮的人要乐观得多。他的人正像他喜欢的鲜花一样,永远相信着人性中善良的一面,并且心怀着感激与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他是陆小凤的朋友,而陆小凤实在是个很会找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没有人喜欢麻烦,陆小凤也不例外,但如果他的朋友遇上了麻烦,他一定二话不说,比自己的事还要乐意去解决。就像他的朋友在半夜把他叫醒来喝酒,他也只有满心的高兴,不会有一句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因此反过来,他的朋友们也从不会在他有麻烦时溜走,留下他而不管。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当然也不会。所以他现在只能苦笑,默默地听陆小凤明显话里有话的数落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从山坡上下来后,天色已很不早了,两人在山脚城镇的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   夜色已很浓。从窗外传来吵嚷的人声,有夜市里各种食物的温热香气,浮在年轻女子身上的刨花和脂粉香中,一直传到烛火摇晃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嗅到,也听到了,他将桌上的两个空杯斟满酒,道:“事情告一段落,我以为陆兄的性子,是迫不及待要在城里游玩一番的。“

       陆小凤原本枕着手臂躺在床榻上,听了他的话,跳起来坐到他对面,一口气将酒喝光,道:“实际上,我们可以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感受着那种混在夜色里的粉香气,淡淡道:“如果是那样的地方,你可以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小凤却道:“我看你比我更需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重新为他倒满酒,边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陆小凤道:“你应该长长这方面的见识,下次才不会被女人骗,尤其是被骗得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静了片刻,苦笑着开口道:“也许。不过我想,她是个特别的女人……说到底,总归不是她逼我去喜欢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小凤笑道:“你果然不懂。对付你这样的人,她早就明白来硬的是行不通的。天底下特别的女人有很多,可怕的女人更不少。“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道:“是吗?女人这么危险,你还要去招惹她们?”

       陆小凤呷一口酒,叹道:“你怎么就知道是我去招惹她们,不是她们来找我呢?反正我这样心肠软的人,总是没办法拒绝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没有说话,只是喝着酒。

       房间里一时有些寂静。陆小凤忽然道:“你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叹了口气,“我从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小凤笑了,狡黠得像只小狐狸,“你其实经常生气,生很闷的气,别人或许看不出来,但我一定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时花满楼才忍不住笑意,轻声道:“你当然知道,毕竟我只冲着你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陆小凤问:“好像我只会惹你生气。你应该说说,除了生气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喝完酒了,双眼直直望着前方,缓缓道:“还有很多。我是你的朋友,你遇到麻烦时,我当然会为你担忧。你在难过时我们也为你难过,你快乐时我们也为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好像不愿再讲,伸手就要去够酒壶,却不料伸出去的手被紧紧握住,听见陆小凤低低地询问:“我什么时候让你难过?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看不见,理应不知道陆小凤之前狡黠的笑容,但他现在却笑得和之前的陆小凤一模一样。“比如现在,你抓得我有点痛,让我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这样的笑不多见。陆小凤也微笑起来,凝视着他,又低头在他颊边轻轻吻了一下:“这样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花满楼似乎是个既容易在陆小凤面前生气,又确乎好脾气的人;他知道陆小凤明知故问,却仍然笑着回答:“我不难过,因为你开心。“


       这句话好像一道赦令←链接


-完



心痛啊,原著风吼难写,下次还是不模仿了……
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73 )

© 罗兰的食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