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兰的食指

洁癖如要关注请务必手动『不看ta的推荐』
其实是音乐博主

【OW/McCreaper】温柔的夜

 

    午时已过。黄昏将至。


    视界被远方交错的山崖覆盖上一片赭红色的岩石,即使黄昏也锐利炽热的日光从正前方与山石交界处倾覆而来,似血残阳被自身的热度烫得几近融化,浇在每一片山石、每一寸土地、每一个疲倦不堪的行人的身上。视线愈远愈接近焦黑,黑色怪鸟偶尔从另一头的崖顶一掠而过,以突厥的巨大眼珠不怀好意地望着人们。

    只要日头还挂在天空,这里的风就永远温热甚至焦热,粗粝沙砾被连绵的风带起,滚过柏油被蒸腾气息弄得扭曲的公路面。

    黄昏在这里变得如此漫长。现在还只是它的前奏。沙砾等待着夜晚冷酷的风平息身上的热度,而行人在寻找让自己卸下身上行囊的理由。西部的夜晚总是被期待,尽管黑暗和寒冷会伴随而至,但它隐藏着不可捉摸的诡秘和柔情。它像是那些在这里的女孩,从团团眼影和黧黑睫毛的泥潭中,投来带着麻木的安抚性质目光;夜风仿若一只指甲涂成桃红色的手,颤抖又热情地抚摸过你的身躯。


    “天还这么亮。”

    麦克雷嘟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百无聊赖地转了转手里的左轮,枪管差点撞到了坐在一旁的莱耶斯脸上,惹得对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。他无所谓地耸耸肩,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。


    油彩般的日光无法侵蚀两人。他们坐在岩洞里,不深但头顶岩石下的阴翳足以提供庇护。只有风会偶尔顽劣地进来勾一勾他们的脸颊。

    外面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,稀疏地长着几丛枯蔫的蓖麻,灭点处耸立着高崖,被霞光照得一片奇异的紫色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离这里似乎还很远。但事实上,就算这里什么活物都看不见,危险的气息还是时刻萦绕在身边,或许下一刻,背后没有一丝光亮的暗处就会跳出一大票拿着枪的人,让地上的血比此刻的夕阳更红。


他们并不畏惧。

年轻的自信与无畏没有足够的岁月和老练来掩饰,眉眼的棱角还没有被这里足以令岩石风化成沙的狂野的风抚平。当他们握着手里的枪,仿佛猎人出游时最忠实的老猎犬在身边陪伴般心安。也许这最终会害了他们,但是哪个19岁的年轻人会在整日担忧中年的自己该如何放纵。


一只蝎子从沙子里钻出来,刚钻了半截被眼尖的麦克雷用靴子顶了回去。

“哼。”幼稚。莱耶斯看见了这一幕,嗤笑一声,靠在突出的山岩上斜睇着他。

麦克雷没有回驳他,放在平时他会耍个贫嘴,但是他刚想说什么,看到莱耶斯已经低下头去不再看他,拿出绷带绑在自己受伤的大腿上。熟练的动作和渗血的痕迹堵住了麦克雷的话头。

他看了看外面。几颗星星先于月在油光一样斑斓的晚霞之中闪烁。

不管黄昏如何焦灼,夜晚总会降临。有些事情注定会来到。


带着一个伤员走回基地恐怕得到第二日黎明才能到达。他们被迫选择了留在这里度过今夜。

麦克雷二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这片土地。这里尘土的气息跟烟草的味道一样熟悉。因此他清楚这里的夜是多么冷酷无情,与白日赤裸的燥热完全不同。从脚底龟裂的土地升腾而起的寒气弥漫在空荡的天地间,夜空黑得阴沉又辽阔得让人发寒。当然,麦克雷早就习惯了,他甚至喜欢这里极端的日夜温差,当他去东部执行任务时还总不满于为什么晚上这么热。


“这里晚上总是这么冷。”

莱耶斯低声抱怨道。他的腿上已经不再渗出血来,但是仍旧隐隐作痛。外面的天色全然是浓重的蓝紫,只有一小半的太阳还苟延残喘在天际。

麦克雷若有所思地盯着他,让他心里发毛。下一刻,那个年轻牛仔向他挪过来,他清晰地闻见烟草的香,随即被一阵风吹散在茫茫夜里。现在不在那么冷了,麦克雷伸手圈住了他。那把左轮被丢在一旁,他的双手都搭在莱耶斯左肩上。

“……如果我用枪抵着你,你会放开吗。”

麦克雷笑了。他习惯于笑出声来而不是无声地笑,于是莱耶斯听见了年轻人故作深沉而压低的声音,在耳边掠过,他不知为何立即紧张起来,撑着身边岩石的手一下子收紧。

“如果你想冷死在这里的话,我亲爱的加比。”

麦克雷看着莱耶斯小小地挣扎了一下,在牵扯到伤口之后又默不作声地蜷缩回原来的位置。他把心里涌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,他甚至无法描述出口,也许这只是太疲倦而产生的错觉。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拥抱他的上司,但是他已经这么做了,行动先于意识。现在他唯一能做的,是再收紧一些他的手臂。尽管他无所谓骤降的气温。

 

过了一会儿,他感到对方不再有什么动静。莱耶斯已经闭上了眼睛。

入夜时谁都会疲累。白日里刀光剑影的片段在麦克雷脑海里不断出现,他尝试着暂时忘却,夜晚的风乘机穿过他发间,侵入他身躯。这个拥抱确实带来了热度,隔着两层衣物,他还是感受到了不属于自己的体温。

“莱耶斯?”

他小声地询问。得到的回答是对方在茫茫沙漠中夜里格外清晰的平稳呼吸。就算是在沉睡中,他手里的枪还是没有放下。

之前的果断和勇气消失殆尽,麦克雷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放开手。

他看看外面。东方的天空完全变成了莫测的黑暗,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某种枭怪异的叫声,然后一切归于宁静,真正的夜的气氛在不知不觉中遍布了整片荒漠。

他忽然就感到疲惫像是忽如其来的夜风般袭来。几分钟过去,他最后一次挣扎着撑起眼皮,瞥了眼莱耶斯闭着眼的模样,然后就抵抗不住地沉沉睡去,坠入这温柔的夜。


最后一缕日光消失在寸草不生的山头。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42 )

© 罗兰的食指 | Powered by LOFTER